陆汉斌打字机博物馆

编辑:快车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7 10:38:32
编辑 锁定
陆汉斌打字机博物馆座落于上海市长宁区延安西路719号7楼。是世界上继大英博物馆及瑞士洛桑博物馆之后的第三座打字机博物馆。打字机被誉为“欧洲人的文房四宝”,和照相机、留声机、电影放映机一样有着浓郁的欧洲文化印记。打字机的诞生,曾被西方历史学家称为“人类文化史上继造纸术和印刷术之后的第三项文化工具的发明。
中文名称
上海陆汉斌打字机博物馆
外文名称
Lu Hanbin Typewriter Museum
类    别
历史类
地    点
上海市长宁区延安西路719号7楼
开放时间
10:00-22:00
馆藏精品
近300台打字机
门    票
免费

陆汉斌打字机博物馆馆长介绍

编辑
陆汉斌,旅捷华人,93年起在德国,捷克留学,在捷克创办了第一张华文报纸,任捷克《华商导报》社长,捷克华商联合会副会长,上海海外交流协会理事,上海长宁区海外联谊会理事,上海市欧美同学会东欧分会秘书长,曾经参与策划了中国侨联“亲情中华”欢聚布拉格,国务院侨办“2013文化中国,四
馆长陆汉斌 馆长陆汉斌
海同春”大型演出活动,独立承办了上海市政府侨办与解放日报联合主办的解放日报第47届文化讲坛。在经商之余,收集古董打字机300余台,为世界收藏打字机第一人。

陆汉斌打字机博物馆馆藏文物

编辑
馆内共收藏了来自英、法、德、美、意大利等国的32个品牌14种语言的近300台打字机。

陆汉斌打字机博物馆参观信息

编辑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延安西路719号佳都大厦7楼(靠近江苏路)
开放时间:
10:00-22:00
门票信息:
免费开放
交通
地铁:乘1号线到衡山路站下车即可到达。
公交:乘42路到建国西路宛平路站下车,或乘548到吴兴路衡山路站下车。

陆汉斌打字机博物馆媒体采访

编辑
迷你博物馆,小有小的浩瀚
采写/解放日报记者 任春
打字机博物馆:最小的一台尺寸如同一本书的封面
说起来还真挺牛的。坐落在徐汇区吴兴路一座小洋房里底层的“陆汉斌打字机博物馆”别看面积“迷你”,只有40多个平方米,但是却是全球第三家打字机博物馆,另外两家分别在英国伦敦与瑞士洛桑。
打字机博物馆创办人陆汉斌1993年前往德国留学,他说当他第一次看见房东太太使用的打字机,便一见倾心。在此后旅居欧洲的20年中,陆汉斌在德国、捷克、西班牙、挪威等国的旧货和跳蚤市场收集到了各种各样的古董打字机,它们曾被精心地保存在陆汉斌在捷克的家中。将这些凝结着自己眼光的收藏品带回中国,在国内开设一个展示的窗口,是陆汉斌一直的心愿。在2010上海世博会那年,陆汉斌梦圆上海,终于将总重量达到上万斤的212台打字机连同其收藏的留声机、照相机、电影机、缝纫机、望远镜等一并运送回国,在吴兴路靠近衡山路的“黄金地段”开设了这座打字机博物馆。
走进小小博物馆,一排排泛着岁月陈旧色泽的打字机如同整齐列队的士兵等待检阅:1895生产的阿德勒牌打字机是其中备受重视的“长者”;全世界最小的迷你型打字机尺寸如同一本书的封面,亦成为到访者的“必拍”品;折叠式打字机及盲人打字机在其他地方均难得一见……除此之外,还有主人陆汉斌所痴迷的打字机中的“贵族”:那是Remington、Royal、Underwood等欧美著名老字号在多个时期生产的打字机,古旧而精美,每一台都仿佛诉说着岁月的呢喃,沉淀着动人的记忆。
问及这些“宝贝”都是从哪里淘来的,陆汉斌介绍说大多是他在欧洲各地的跳蚤市场里发现的。这些古董打字机在一些人眼里也许是废品,在跳蚤市场里的出售价也不是很高,不过在他眼里却是不折不扣的艺术品。有时为了“淘”到某个知名品牌一款特定样式的打字机,他甚至可以坐飞机跑遍好几个国家的跳蚤市场。
有人说,打字机是西方的“文房四宝”,随着科技发展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而泛着工业时代早期光芒的打字机,却在人类的生活场景中扮演过不可或缺的角色。博物馆日里,如果你有兴趣去打字机博物馆逛逛,将有机会获得一种新鲜的体验——在古董打字机上“敲”一段当下的心情。[1] 
打字机博物馆:梦想成真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陆汉斌
今年春天我去瑞士办事,忙里偷闲神差鬼使的,又专程去了一趟洛桑打字机博物馆。徜徉在展台展架之间,或远或近地仔细观看着每一台各个时期不同型号的打字机,它们精巧绝伦,泛着工业时代早期精雕细琢的光芒这些东西,曾经在人类的生活中起到过不可磨灭的作用,如今已经退出了我们的生活。
回想起来,我与打字机结缘是1993年,当时我正在歌德学院语言班学习,教我们德语的是一位不苟言笑的严谨的老教授。有一次我到她家中请教功课,看见她的书桌上放着一台梅赛德斯牌打字机,这架打字机与我曾经在国内见过的那种简单打字机不一样,它是那么古朴庄重,夕阳正从窗子的白纱里透进来,映在黑幽幽的打字机上,泛出润泽的光辉,老教授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打着字,眼睛盯着敲击的纸面,“叮”的一声,换行,“叮”,再一行……从侧面看去,就像一个钢琴师在弹奏她的钢琴,是一种油画里才有的凝重感。我也不能否认,钟情打字机,也许正是缘于那偶然而优雅的场面留给我的深刻印象。
不久后的一个周末,我在跳蚤市场收藏了第一台梅赛德斯牌打字机很遗憾,离开德国去捷克时,我把没法带走的行李寄放在一个台湾同学家里,这个同学后来回了台湾,我们再没见过面,连同那台最早与我结缘的梅赛德斯打字机。
传说在1808年,意大利人佩莱里尼・图里为了帮助自己一位失明的女朋友写字,发明了第一台打字机,这台打字机失传了,但由它打出的信件,至今仍保存在意大利勒佐市的档案馆里打字机的诞生,曾被西方历史学家称为“人类文化史上继造纸术和印刷术之后的第三项文化工具的发明”,从1867年诞生到上世纪80年代末退出历史舞台,它存在的100多年里,发生过哪些动人的故事,文化的传承和思想的变革取得了多么巨大的进步这些既是举世皆知的人类文明史话,又是足以令人无法想象而感慨系之的。
一个城市银行多,说明这个城市经济发达;博物馆多,则说明了这个城市的文化气息浓厚。旅欧十几年,发现在国外,特别是一些发达国家,私人博物馆多不胜数,美不胜收。但在国内,私人专业博物馆跟我们的城市规模比起来,数量却少得不相称。上海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曾是远东最大的国际都市,多年的“租界历史”让上海人很早就了解和接触了欧美文化,并传承了对欧美文化的青睐和鉴赏品味。打字机、留声机、照相机、便携电影机,号称西方社会的“文房四宝”,这些欧美近代文化经典,是一个时代的生产技术与文化艺术的集中表现,影响着整个世界的文化市场,即使在今天,仍具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和观赏价值在自己的祖国建立一个主题打字机博物馆,让同胞不用走出国门,也能欣赏这种精湛而意义深远的文化,这是我多年的夙愿。
2010年3月15日,借上海世博会的东风,我的“陆汉斌打字机博物馆”于世博开幕前,在吴兴路248号甲开馆了。我把自己的全部收藏从国外运了回来,以古董打字机为主,并配之以同属欧美文化经典古董的留声机、照相机和电影机。其中留声机6台;打字机212台;照相机52台;电影机6台;望远镜30架,欧洲老唱片800张。其中有100多年前的古董打字机(Underwood、Remington)、有全世界最小的迷你型打字机、折叠式打字机、盲人打字机,有上世纪初生产的柯达折叠式相机等。目前在世界上,只有英国的大英博物馆与瑞士洛桑,拥有打字机博物馆(也仅有282台),媒体报道时,冠以“全球第三家打字机博物馆”这样的头衔,令人感奋,也让我感到十分欣慰。
开馆至今,已有30000多人次参观过博物馆,其中外国人有3000多人次在未经任何宣传的情况下,这一数字令我十分振奋。上海有海纳百川的城市文化,我的博物馆,在梧桐绿荫的吴兴路上迎接每一个走进来的游客,他们将从博物馆看到人类丰富而悠久的文化传统,也同时看到一个更加自信,更加开放,包容多种文化的中国。[2] 
华商开办世界第三打字机博物馆 拓企业支持新路
中新网上海5月19日电 题:华商办世界第三打字机博物馆 拓“企业支持”新路
作者 叶艺勤
在5月18日世界博物馆日之际,“乔迁新居”的世界第三大打字机博物馆——陆汉斌打字机博物馆开馆迎宾,来自英、法、德、美、意大利等国的32个品牌14种语言的近300台古董打字机在此静静地向市民“诉说”着那段百年前的别样文明史。
捷克华商陆汉斌是这些打字机的主人,谈起与打字机的渊源时,他缓缓道来,1993年其旅居欧洲,在一次到德语老师的家中请教功课时,正巧看见书桌上放着一台梅赛德斯牌打字机,夕阳从窗子的白纱里透进来,映在黑幽幽的打字机上,泛出润泽的光辉,老师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打着字,“从侧面看去,就像一个钢琴师在弹奏钢琴,是一种油画里才有的凝重感。我与打字机的缘分,正是缘于那偶然而优雅的场面留给我的深刻印象”。
不久后,陆汉斌在跳蚤市场找到了自己的第一台藏品——一台梅赛德斯牌打字机。此后,他无论走到世界的哪里,都会到当地的古董市场转一转,一台两台,一个国家两个国家,积少成多,20多年的珍视搜集,于是有了今天这个打字机博物馆。
为办好博物馆,陆汉斌思考了许多,他认为“鲜明时代特色”和“创新”是时下办博物馆的关键要素。因此,在715平方米的场地里,除打字机展示厅外,馆内还设有图书吧、咖啡吧。值得一提的是,他特意为个人收藏爱好者划出约200平方米的“自由展厅”,为其搭建一个交流互动平台,“馆内现在就同时在举办‘梦韵江南’孙剑油画艺术展及吕维锋建筑艺术展,我们非常欢迎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来此相聚”。
陆汉斌表示,在发达国家,平均每5万人享有一个博物馆,而在中国,每60万人才拥有一个。造成差距的关键在于前者拥有众多的私人博物馆。目前,中国的私博馆初露头角,其中上海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这些私博馆在文化价值上各有长处,很多藏品是国家博物馆所没有的。
在筹建私博馆这条道路上,陆汉斌虽然是“摸着石头过河”,但也探索出一种新模式——企业支持建设。据介绍,该打字机博物馆就是在长宁区政府侨办牵线和区文化局的支持下,由上海市星际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主要投资建立。
他称,作为一种新的文化现象,私博馆的发展需要动力,而企业就是很好的“发动机”。对于企业而言,更是展示自我实力的一个机会,同时又履行了社会责任,获得各界的认同。
“私人博物馆是公立博物馆事业有益的、重要的补充,发挥着连接社会主流文化与民间文化的重要作用。希望我们这种探索,能引领、促进企业支持私博馆建馆,突破私博馆发展瓶颈。”他如是说。[3]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组织机构 景点 建筑 博物馆 其他文化